米渣

人山人海里,你不必记得我。

凯源变形记 25


#今晚码的,提前放了,祝我们源源十七岁生日快乐,健康长大。




25 生日快乐啊

 

“我的礼物呢?”王源说完伸出双手,嘴角上扬,眼睛笑得弯弯的盯着站在他面前身姿挺拔的男人。王俊凯稍稍弯腰,轻轻把他的手掌牵到唇边,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王源的掌心,“别急,先给我削个梨吃,好吃的话我再考虑考虑。”王源没好气的瞥了一眼正气定神闲坐在沙发上的人,深蓝色的修身制服下包裹着他结实的身体和颀长的双腿,他“嘁”了一声好似不满,却还是嘟嘟嘴坐在了他身边,拿起了桌上新鲜的黄色大梨开始认真的削。

 

王俊凯看见乖乖听话的王源就又想捣乱,看见他菱角分明的侧脸就凑过去轻轻咬了一口那人微尖的下巴,王源瞪了他一眼用袖口擦了擦他刚刚留在自己下巴上的口水,“你干嘛,属狗的吗?”王俊凯笑了声,一边走到箱子边上开箱子一边回他的话,“我不属狗,我属于你的。”他打开箱子从最上面拿了一个包装精致的纸袋子出来,把袋子放到了茶几上又转过身盯着王源,“最近怎么看着你就特容易回忆起以前的事情呢,是不是我变老了?看着你现在的样子想以前的就觉得太神奇了,我们怎么能在一起了那么久还那么好呢?”王源把削好的梨递给他,然后轻轻踩了他一脚,“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和我在一起太久了,腻了吗?”说完拿过茶几上的袋子,“这是我的礼物吗?”王俊凯被踩了也不在意,接过梨子咬了一口才说,“你打开看看喜欢吗?

 

王源笑得眉眼弯弯,打开了袋子又有一个盒子,他轻轻拿出来晃了晃,“陶瓷制品啊?”然后也不管王俊凯回没回答就拆开了盒子,从里面掏出了两个杯子。王源把杯子放到了茶几上细细打量,“这你去哪里买的,做的都不对称。被谁坑了吧,就这包装还值点钱呢。”王俊凯越听脸越黑,也不回答,就黑着脸的坐在王源身边。王源转过头去看那人脸色不对劲“噗”的一下就笑出了声,“不是吧,这你自己做的?!”王源回忆起他的每一次生日,不管王俊凯多忙都会抽出时间自己动手给他做生日礼物。

 

他们认识的第一个生日,也是他们认识以及确定关系的那一年,王俊凯自己去买了一块布,亲手给王源缝了一个抱枕,还是爱心型的,不过还算对称,摸着也算舒服,中间用蓝色和绿色的线缝了一个K一个Y,摸上去的时候能够摸得出来突出来的不太熟练的手工。往后的每一年王俊凯都会自己亲手给王源做生日礼物,今年王俊凯比往年更忙了,他们清明后装修好自己的房子搬进来,现在快年底了在这里住的时间还不到一个月。

 

王俊凯大学考了民航大学,毕业就到民航做了机长。他前两天飞了意大利,王源以为他会从意大利带点什么有意思的小玩意儿给自己,结果那人又不知道从哪里抽出来的时间给他们做了一对情侣杯。

 

王源想起一个月以前他去日本拍摄,去吃饭的时候看见寿司店里的杯子很好看,随手拍了发给了王俊凯,说我们的新家还没添置好看的新杯子,什么时候有空一起去买一对。王俊凯答应了,后来大家都忙,就没人再想起来,没想到那人居然自己默默去做了一对,虽然说不上多好看,但是他知道,这肯定是他做了无数个中最好的一个了。王源又把杯子拿起来细细的看,一边看一边点头,“这个还是做的很有艺术感的,以后狗蛋来做客我可以忽悠他这是意大利的艺术家做的,独一无二,仅此一对。”王俊凯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不少,王源把杯子放好,凑过去靠在王俊凯胸前,“你不是说忙得很吗,怎么还有空去做?”

 

王俊凯靠在沙发上摸了摸王源的头发,嘴角上扬,“局里组织联谊,不能不去,还约在了一个老机长的朋友那里,他朋友是陶艺师。我这一想啊,你上次不是说想要杯子吗,就给你做了,颜色也是我自己上的,亲自放进去烤的。”王源撅着嘴看他,立马想到了王俊凯专心做瓷器,对着联谊对象一言不发的模样,“人家联谊不是让你单纯做杯子去的,是让你认识人去的,你把人家姑娘晾着自己做东西,人家肯定恨死你了!”

 

王俊凯“哈哈”笑了两声,“没有,她也挺开心的,她自己做自己的,也没说什么。”王源知道他又在瞎说了,去联谊不理人,人还能开心?他也不戳穿,靠在王俊凯怀里安安静静的享受这静谧的二人时光。

 

“你这次怎么提前了,不是说在日本有新的拍摄任务吗?”王俊凯的手从王源脑袋上移到了他的肩膀上,一下一下轻轻的捏着他肩头,“人家又突然有事取消了,狗蛋说下个月人家来这边再联系我们,啊!”王源突然起身,“我跟狗蛋说了在家里给我过生日的,工作室的娃娃们也要过来,说好了吃火锅我还没弄呢!”王源话还没说完就蹦到了厨房里,王俊凯站起身跟了过去。

 

王俊凯看着王源的背影又开始在心里感叹,这是他们认识的第十一年了吧,那就是在一起的第十一年了,想想还有些不可思议,明明两个性格,家庭都不一样的人,怎么就看对眼走在一起了呢。一起去参加变形记的场景明明还历历在目,两个人却早已褪去了少年的青涩,各自有了自己的事业。

 

他毕业就去了民航,到现在为止已经开了三年的飞机,送了成千上万的人们去了他们想要去的远方,王源和狗蛋在大学买了相机接一些小单,帮学弟学妹们拍写真赚点零花,毕业以后就和大学里的几个爱好摄影的好友一起成立了一个摄影工作室,名字叫做“青春”。这几年越做越好,已经开始接拍一些明星的写真了,王源自己也做模特,大部分时候只让狗蛋拍,也只有狗蛋能够拍的出王源最好看的模样。那时的王俊凯听到王源这样说的时候还很不服,自己拿起相机给王源拍了几张说他拍的不比狗蛋拍的差。结果王源拿过相机看清以后追着王俊凯整整一公里,还警告王俊凯以后不许再拍他。看戏的狗蛋拿起相机看了一眼,照片都没对焦,王源整个人都是虚的,光也没找好,背景也乱七八糟的,怪不得要被打。

 

一边回忆一边干活,没多久该洗的菜就洗干净了,该热的锅也咕噜噜的冒泡了。王源站在桌子的另一头倒啤酒,王俊凯撑着下巴欣赏着自己的小朋友,明明怎么看都好看啊,怎么还嫌弃自己拍不好?就是嫌弃自己没学过摄影?歧视,嗯,就是歧视,早知道他要选这个专业自己也就不填去民航了,大学分开的几年可真是苦啊,不过还好有狗蛋在,能陪着王源,不然他的小朋友自己一个人去外地生活不得多辛苦呢。王源不知道自己男朋友眼珠子滴溜溜转着心里在想着什么,但是站在门前的狗蛋鼻子却痒痒的,他抬手按了门铃,王俊凯起身去给他开门,看他的眼神都温柔了很多。狗蛋看着王俊凯今天很不对劲,心里疑惑却还是没做声,领着“青春”的几个哥们进了门,王源一看见他们就站在桌子后面招呼,“哎!来了!坐这里!马上开饭了!洗手啊~”一行人整整齐齐站在桌子前面拍着手来了一首“祝你生日快乐”,完事了以后才坐了下来,王源笑得眼睛眯成一个缝,“不用这样,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王俊凯摆碗筷,哥们也都不客气,拿起筷子就往锅里伸,“哎,不是还有两个新来的小崽子吗,怎么今天不一起来?”王源一边给他们分啤酒一边问,狗蛋嚼了嚼嘴里的丸子,“说是有事,但是我感觉是有点害羞没敢来,以后慢慢就好了,你看看他们几个这脸皮厚的就知道了,人寿星还没坐下来你们就吃上了啊!行不行啊!”帮着递啤酒的王俊凯“砰”的一下子把啤酒杯放在狗蛋面前,“你自己还不是一样,好意思说别人。”

 

狗蛋讪讪的笑了,“我和王源一条裤子长大的,还分什么彼此啊!”王俊凯不再理他,看见王源还站着忙活,就从锅里夹了一个虾饺走到他面前喂过去,一桌的人集体发出“惹~~~”的声音,王俊凯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反倒是被喂的王源红了耳朵,虽然不是第一次在大家面前做这种事,但他还是每次都要害羞脸红。狗蛋就淡定多了,眼睛都不抬一下,一边往自己碗里夹东西一边说,“待会儿赶紧吃完赶紧走人,日本拍的东西还没修呢,给人家两口子留一点私人空间,也让他们为爱情鼓鼓掌吧。”

 

大家都猛点头表示赞同,于是低下头装作没看见腻歪的两位,坐下来继续吃吃喝喝,偶尔打打嘴炮,开开黄腔,一桌子人也嘻嘻哈哈吃完了饭。饭后大家把礼物放好,蛋糕摆好就默默撤退了,留下那对明明很年轻却已经有十一年恋爱年龄的老情侣过剩下浪漫的二人时光。

 

王源上了个厕所回来就看见家里安安静静,只剩下王俊凯一个人坐在茶几前,整个家里只点了一盏灯,蛋糕的烛火照着王俊凯俊朗的模样让人心脏一颤。“人呢?”王源走近了坐在王俊凯大腿上轻声问,“走了。”王俊凯顺势把人环住,张开嘴操着他性感的嗓音唱了生日快乐歌,王源回头给王俊凯一个浅吻然后对着蛋糕许了个愿,和王俊凯一起把蜡烛吹灭了。

 

王源把蛋糕切了一刀就舔着刀上沾着的奶油开始吃了,“刚刚吃饱就吃蛋糕,哪里吃得下哦。”说完手上动作也没停,用刀切了一小片蛋糕拿在手里就开始啃,王俊凯用手捏了捏他的耳垂,“小馋猫,你哪里会吃不下?”王源知道自己这样子一点说服力都没有,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继续啃,“你要不要?”他手里还拿着一小块,回过头去问,王俊凯仰头含住王源的唇,用舌头在他口腔里大肆搅弄了一番才退了出来,“嗯,好吃,怪不得有些人直接上手了。”王源只是笑,这个时候王俊凯接到了狗蛋的视频电话,他直接打开了,狗蛋的大脸整个铺满了屏幕,“我们在客厅角落立了一台小型摄像机,你们最好吃完蛋糕之后就撤,干正事的时候就进房去,不然后期我帮你们修的时候就会出现一些不太雅观的画面。”王源听到这话的时候立马扭过头去看客厅的角落,最后在窗帘前面找到了那个立在窗边黑黢黢还会转头的玩意儿。

 

“什么啊啊啊啊啊,狗蛋,你不早说!”狗蛋仔细看着王源说,“我没有通知迟啊,你这不是穿的整整齐齐的嘛,说明你们俊凯还是很有忍耐力的,好了,我不打扰你们了,拜拜~”还没等王源说话,那人“啪”就把视频给关了,他只好抬起头看了一眼王俊凯,王俊凯也正好低头,看见他嘴角边上沾着的奶油伸出舌头舔掉了,王源整个脸都涨红了,“拍着呢……”王俊凯拉过他拿着蛋糕的手一口吃掉然后把人压在了沙发上,“拍着吧,拍得好还可以卖出去赚点零花呢。”

 

“生日快乐,源源。”

 


评论(7)
热度(46)

© 米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