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渣

人山人海里,你不必记得我。

只做有你的梦

凯源*架空*强强

 



“凯哥,这是王源。”

 

王俊凯坐在大厅中间的沙发上表情冷峻,一袭黑衣把他映衬的更加严峻,他腿间躺着一只浑身雪白正懒洋洋眯着眼的肥猫,王俊凯一边给它顺毛一边漫不经心的抬起下巴打量在阶梯下站着的那个人。

 

房顶的琉璃瓦被阳光照射出五颜六色的光打在了那人精致的脸上,他没有笑,嘴唇却弯成了一个好看的弧度。他站的笔直,眼睛毫无畏惧的望着王俊凯,一袭白衣的他就好像是堕入凡间的天使。

 

王俊凯是西城的老大,这个刚上任两个月的年轻仔却能够把手下两千多人管的服服帖帖。东城的头头是个老流氓,喜欢玩男人的事混黑道的都知道,上周王俊凯不止从哪里得到的风声说那人想打自己的主意,还说自己一副弱鸡样只配跪在地上舔自己的JIBA,根本不够做西城的头头。

 

王俊凯表情冷得快结冰,回到房间以后就对刘志宏说,

 

“有没有觉得西城太小了?改天去东城玩一玩吧。”

 

刘志宏看着他的眼神就知道要出事,精神洁癖的他不愿意让东城的人的脏血沾自己的手,于是托刘志宏去找一个高手对付那个的东城的变态。

 

王俊凯天不怕地不怕,做事心狠手辣在西城是出了名的,东城的老变态怕是活腻了才会来招惹他。

 

但是在看见王源的那一瞬间,天不怕地不怕的王俊凯竟然害怕了。眼前这个精致的人,难道不是自己每夜梦里都能见到的那个人吗?他原本以为每天梦见同一个人这只是一个难以用科学解释的情况罢了,所以在见到真人的时候,他害怕了。

 

因为梦里的他们,是恋人的身份。

 

“你找了半个月的杀手,就是这样一幅弱不禁风的模样吗?”

 

王俊凯的第一反应是逃避他,讥讽他,让他离开。所以他看着站在王源身边的刘志宏冷笑了一声,低下头继续抚摸怀里的猫,随即他微微一歪脸,躲过了王源指尖射出的暗针。

 

等到长针扎在了身后的柱子上的时候王俊凯身边的手下才反应过来,立马把王源团团围住。王俊凯把猫丢给了跪在旁边候着的女人,慢慢踱步走到了王源的跟前,扬起嘴角笑了,伸出手捏住了王源的下巴,

 

“王源吗?”王源顺势抬起头和他对视,看见那人丝毫没有胆怯的样子,王俊凯斜着嘴角“呵”了一声,在他耳边说了两个字,

 

“很好。”

 

走近了看着王源的脸,凝视着他的眼睛王俊凯的心脏第一次那么鲜活那么兴奋地跳动。不过就是一个梦里的人,有什么可害怕的。王俊凯默认了王源的能力把他留在了这里。

 

一周以后,东城的老流氓在床上死掉了,死相极其惨烈。手下的人说明明跟着进去的是一个瘦不拉叽的小男孩,可是进去看的时候只有老大一个人赤身裸体全身是血的躺在床上。

 

王俊凯得到消息的时候立马冲进了王源的房间里,正巧碰见王源在脱衣服,纯白色的丝绒衬衫上沾着一抹鲜艳的血色,下身的紧身长裤也弄得血迹斑斑。

 

王源眼睛都没抬就知道来者是谁,王俊凯快步走了过去单手掐住王源的下巴,把他整个人拎了起来,丢在了床上。

 

“让你杀人,很好,直接杀到床上去了。”

 

王源很享受的用手撑着脑袋,他衬衫开了几颗扣子,光滑细嫩的肩头从衣服里滑了出来,正躺在床上扬起嘴角看王俊凯生气的模样,仿佛王俊凯不是在对他生气。王俊凯看着他衣衫不整还妖魅的对着自己笑更加来气,转过身子扭头就走,快到门口的时候撇过头冷漠的说,

 

“你最好今晚就给我走,我不需要脏了的人。”

 

王源一把扯掉了衬衫,一边解开沾了血的白裤子,一边走向王俊凯,慢条斯理的说,

 

“你不喜欢的狗东西,我帮你解决了,你有什么可生气的?”

 

王俊凯站在原地,咬着牙齿没有回头,王源裹着一条紧身的黑色四角内裤站在王俊凯身后,缓缓开口,说话的气息全部喷在了王俊凯的耳廓上,

 

“你不愿弄脏你的手,只能弄脏我的手,不是吗?”

 

王俊凯回过头准确的拉住王源的手腕举到了他们之间,直视他的眼睛,要说的夺口而出,

 

“你弄脏的只有这双手?”

 

王源笑了,王俊凯看着他笑了弯弯的眼睛更加生气了,刚想甩开王源的手就被他一把抱住了,随即含住了他的嘴唇,轻轻的啃咬然后伸出了舌头溜进了他的口腔大肆搅动。

 

直到王源放开了王俊凯之后他还是处于愣住的状态,王源踮着脚尖把手臂搭在了王俊凯肩上,他伸出手轻抚王俊凯的脸颊,轻声细语的对着王俊凯说,

 

“你那么在乎我脏掉的是什么,是不是喜欢我?嗯?”

 

那一声带着疑问的“嗯?”勾得王俊凯神魂颠倒,他立马拦腰抱起王源到床上去,两个人都倒在大床上。王源还晕得七荤八素的时候王俊凯就开始把手伸进了他的内裤里。

 

“啊~你~~轻点~”

 

王源没忍住开始轻声呻吟,王俊凯没轻没重的揉了几下那地方就开始挺立起来,王俊凯的呼吸越来越沉重,一瞬间突然清醒的他站起身懊恼的抓着头发慌忙逃出了王源的房间。

 

这个场景,明明就是梦里的,怎么会,怎么会真的发生?王俊凯的头痛的快爆炸。

 

王源躺在床上看着王俊凯离开的背影像个疯子一样自嘲的哈哈大笑,笑着笑着眼泪就悄悄从眼角滑落。

 

从那天以后王源就消失了,王俊凯像个没事人一般管理着西城的事。只是梦里总是会梦见那个人站在自己面前,离得远远的,用力的哈哈大笑,然后笑着笑着就哭了,眼泪是血一样的颜色,染得他的衣服全部变红了。

 

他还是在笑,一边笑一边留着血泪,他对王俊凯说,“你看啊,我在做我们的新衣,红红的新衣,好看吗?王俊凯,你看见了吗?好不好看啊?”

 

醒来的时候王俊凯总是发现枕头是湿的,原来自己也是会哭的吗?为了王源吗?

 

王俊凯没事的时候偶尔也会去东城坐坐,现在东城的新老大对王俊凯完全是尊敬的态度,要不是他,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上位,所以两个人偶尔会出来喝喝下午茶。

 

“凯哥,听说南城的五爷新收了一个干弟弟,好像叫做王源。”

这天下午王俊凯正和东城的喝着茶,那人嘴里吐出了“王源”这两个字的时候,王俊凯的舌头很不小心被茶水烫到了。

 

“哦?五爷不是一向不喜欢男生吗?就连保镖都是英国的块头女。”王俊凯手指慢慢的划过杯口,眼神望着远方,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我也不太清楚,据说是因为那个王源长得比女孩子还好看,把五爷迷得团团转,到哪儿都跟着五爷,亲密得很。”

 

王俊凯拿着茶杯的手一使劲儿,茶杯就碎在了他的手上,茶水烫的他的手发红,

 

“啊,真是,这茶杯质量……不好意思啊凯哥……我这就让……”

 

王俊凯沉着嗓子说了一声“不用了”,然后毫不在意的甩了甩手上的茶水,拿过了桌子上的丝巾慢条斯理的擦干净。

 

“刘志宏,安排一下明天去探望一下五爷。多备些礼物。”说完就转过头看着南城的老大说,“今天就到这儿吧,改天再一起喝茶。”

 

“凯哥,那洪河港口那批货?”

 

“再说。”

 

第二天王俊凯带着刘志宏踏进了南城的地界,那凶狠的模样分明就像是来打架的,但是五爷的人却什么都没问就把人放了进来。

 

五爷正在和王源打高尔夫,王源在五爷怀里两个人握着同一根球杆,王俊凯远远看见了,闭着眼睛咬着牙没做声,等到近了人才平静了他原本气愤的有些抽搐的脸,

 

“五爷。”五爷看上去四十多岁的样子,身材极其魁梧,脸却长得很精致,简直就是现实中的【金刚芭比】。

 

“这不是西城的新管家吗?怎么有空来我南城做客?”

 

踏在柔软的草地上,照耀着温暖的阳光,王俊凯的语气却冰冷无比,

 

“这次来,主要是想要回我的人。”

 

王俊凯的眼神落在了五爷身后的王源身上,王源也笑着和他对视,五爷感受到了王俊凯的目光,歪过头问王源,

 

“源源,你认识他吗?”

 

王源看着五爷摇了摇头天真的笑着,“不认识呀。”

 

不认识呀

不认识呀

不认识呀

 

王源这个人可真够狠的,明明是他先撩拨了自己的心,现在又装作不认识自己,真有意思。

 

王俊凯很生气,直接越过五爷拉住了王源的手,渐渐握紧,

 

“你这个小垃圾,真是够狠的,那天在床上脱光了叫我艹你的事那么快就忘了?”王源冷笑了一声还没来得及说话王俊凯抓着他的手就被五爷拿了开,接着反手就是一拳打在了王俊凯的脸上。

 

“年轻人说话放干净点,这里好歹是我南城的地方,今天我不点头,你也休想走出我南城。”王源在他身后轻轻的咳了一声,五爷便“哼”了一声扯着王源的手臂把他带走了。

 

王俊凯的脸火辣辣在疼,但是他望着王源离开时候决绝的背影有个地方更疼,疼得快要窒息,全身都是无力感。

 

“凯哥会客室请,我们五爷先去换套衣服,待会儿在那儿见。”

 

坐在会客室的沙发椅上,王俊凯第一次感到那么地无助和恐惧,从小到大,他想要的东西没有一样是得不到的,但是王源,他好像有一种得不到的感觉了。

 

从前没有你,我也能够活得很好;现在没有你,就感觉自己要死掉了。这就是爱情吗?这该死的爱情啊。

 

王俊凯闭着眼靠在沙发椅上小憩,脑子里全是那个人笑起来的样子,明明是带着满满的邪气却觉得那人可爱得紧,到底是受了那人的什么蛊惑?

 

半睡半醒之间感到皮肤传来一阵凉意,王俊凯一睁开眼,便是他心心念念的那张脸,王俊凯立马坐起来转了个圈面对着那人,不顾他手上还沾着药膏一把拉住了他的手把他拉进了自己怀里。

 

药膏掉落在地上的声音清脆得就像是爱情开始萌芽的声音,王俊凯双手拉着王源的手,怀着他的身子把脸靠在了那人的后背上,

 

“我以为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声音带着微弱的哭腔,语气是从没听过的害怕和软弱。

 

“当初要赶我走,现在又在后悔什么。”

 

王源抱怨着想从他怀里挣出来,奈何那人力气太大把他紧紧箍在自己怀里。自己也不是真心的要离开他的怀抱,便装作没力一般软软的瘫在他怀里。

 

“我错了,我再也不赶你走了,所以你跟我走好不好?”

 

王源靠在他肩膀上看着他有些肿起来的侧脸,语气调皮的说,

 

“那得问问我叔叔同意不同意啦!”

 

“你叔叔?”

 

“就是你们叫的五爷。”

 

王俊凯有些后悔刚刚在他眼前说的那些混帐话,这下该怎么开口要人?结果来人说五爷有一单生意要谈已经飞去了美国,王俊凯松了一口气,王源却说,“我叔叔这是给你台阶下,等他回来你还得好好谢他。”

 

当天晚上西城就跟过年似得,王俊凯把大家召集在一起给每个人包了个大红包。王俊凯笑得合不拢嘴,他搂着王源的肩膀问他,

 

“这是梦还是现实?”

 

“如果你希望是一场梦,我还可以让你的梦更疯狂一点。”说完就当着大家的面毫不犹豫的吻住了王俊凯的嘴,众人兴奋的大喊大叫,房顶都要被吼穿,

 

长吻过后王俊凯对大家这样说,

 

“以后南城和西城就是一家人了,我身边这位——王源以后就是西城的小少爷,谁敢动他,我就弄死谁。”

 

后来的三天凯哥源哥就再也没走出房门,据在一楼大厅守门的小弟说,

 

“凯哥和源哥三天三夜都没睡觉,在床上不知道商量什么大事,商量得很激烈,经常讨论得床呀桌子呀椅子什么的都吱呀呀地响动。看来真的很努力呢!”

 

——END

 

#这算是黑道文吗?微博上有小可爱说想看黑道文,我努力了……没接触过这个类型……第一次写,是瞎写的,你们凑合看啊,算是2000粉的贺文吧~~


评论(16)
热度(178)
  1. TF凯源湮84198 转载了此文字
  2. TF凯源湮84198 转载了此文字

© 米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