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渣

人山人海里,你不必记得我。

混世魔王与三好学生

 月更小天使来啦!6700+的短篇送给大家,祝大家五一不管放不放假都开心顺利~

 

凯源*架空*短完*禁转载

 

 


周六早上九点的地铁里人挤人,在昏昏欲睡的人群中王源戴着黑色的一次性口罩小心翼翼的挤来挤去,黑葡萄似的眼珠滴溜溜的转着,正四处张望,寻找他的猎物。

 

没挤多久他的目光就锁定了一个人,他穿着整套的阿迪达斯是春季最新款,脚上踩着的还是万斯的全球限量版,这位富家子弟正坐在离地铁门不远的座位上。王源的目光往上,看了那个人一眼,细长的眼睛形状好看,眼尾轻轻上翘,给人一种高冷,禁欲,难以接近的感觉。

 

那人好像能感受到他的目光一般,脸一扭就对上了王源的眼睛。对视了两秒以后阿迪达斯少年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摆弄手机,王源轻笑一声,心想,看来并不高冷啊,于是继续打量他。

 

左边外套口袋隐隐约约勾勒出了钱包的形状,短款,方形。他双手都在手机上,只要他趁着地铁快关门的时候下手,拿到了以后立马跑出去他就再也追不上自己了。

 

王源好像已经看见了自己不久以后的胜利,他看着窗外笑弯了眼睛,随后挤到了阿迪达斯跟前,抓住了他身边的扶手。阿迪达斯感受到口罩少年的靠近,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口罩少年睁着大眼睛对着阿迪达斯轻轻眨了两下。阿迪达斯害羞的涨红了脸,咬着嘴唇低下了头。

 

说时迟那时快,王源趁着他没注意立马下手,顺利拿到了钱包以后准备趁着地铁门没关跑出去,没想到的是阿迪达斯以风一般的速度反扣住他的手腕,王源看着身边人们的议论声有些心慌,他想脱身可是那人偏偏拉住他不放手,他没办法只好从兜里拿出了关莹莹留给他防身的一把匕首,瞪大眼睛的冲着阿迪达斯晃。

 

没想到阿迪达斯非但没有害怕,竟然还直接用另一只手握住了他的手腕,淡定自若的望着王源。王源的计划被打乱,整个人都慌了,站在原地手足无措。随即他感觉手腕黏黏的,低下头发现阿迪达斯抓住自己的左手手腕正流着血。

 

“你……你……”王源说话的声音都在发抖,

 

“去警察局你有可能会因为故意伤害他人的罪名被记录在案,去医院我打针破伤风咱们就私了,去警察局还是医院,你自己选吧。”阿迪达斯啪嗒啪嗒的说完话眼睛都没眨一下,直直的望着王源的眼睛。王源比他矮那么一点点,只能微微仰起头看着他,对方简直巧舌如簧把他说的一愣一愣的甚至还有些害怕,于是他轻轻的说了一声,“医院。”

 

人们知趣的给两人让出了位置,王俊凯拉着王源坐在座位上,但右手还是紧紧的抓住他的手腕不松开。王源低头看着他还在流血的手腕,轻声说了一句,“你手还在流血,我帮你包一下吧。”

 

阿迪达斯有些好笑的看着王源的眼睛,这个犯人怎么看起来有点可爱。

 

阿迪达斯的手放开了王源的同时用双脚扣住了王源的脚,然后趁他低头摸索的同时一把把他的口罩摘了下来。看见了王源的脸,阿迪达斯惊讶的张大嘴巴。

 

这什么年代啊,怎么一个抢劫犯都长得那么好看?

 

同样惊讶的还有王源,口罩被突然摘掉吓了一跳,现在还被人直勾勾的盯着,真的是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他低着头,用自己的匕首把衣摆割开了撕了一块布,帮阿迪达斯把手腕缠好了之后还打了一个可爱的蝴蝶结。

 

他低头抬眼看了一眼阿迪达斯又垂下眼去,说了一声,“你的脚可以放开了吗,你这样弄得我很不舒服。”

 

阿迪达斯笑了,用没受伤的右手拉住了王源的手腕,然后把夹着王源的双脚松开了。

 

王源低着头一直盯着阿迪达斯握着他手腕的那只手,白白嫩嫩的手指,细细瘦瘦的手腕都看起来那么弱不禁风,怎么有力气把自己紧紧握住的呢?现在人们都盯着他,他又该怎么逃跑?医药费又要怎么办啊?

 

这样乱七八糟的思绪没飘多远他们就到站了,阿迪达斯拉着他下地铁,他们并肩走着的时候王源有一种错觉,他们不像被害人和受害人的关系,就像兄弟、朋友或者说是恋人。

 

想着想着他的脸就迅速涨红了,他偷偷一瞥旁边的人,还好还好,他没有发现。

 

医院急诊室里王源才知道阿迪达斯的名字,他叫做王俊凯,一个很普通的名字。王源以为今天过去了他们就会各自分开,再也不会相见,可是命运,又是他能决定的吗?

 

王俊凯坐在护士跟前低眉顺眼的把手伸过去让人家处理伤口,那个乖巧的模样都让王源产生了刚刚用力反扣住自己手腕的人不是他的错觉。

 

“WCTM,哪家的野种敢动我关莹莹的人!”

 

王源听到声音想站起身,奈何手腕还被王俊凯拉着,他看了一眼王俊凯,那人示意他坐着,他只好又乖乖坐下。

 

关莹莹带着四五个混混冲了进来,看见王俊凯拉着王源的手腕直接指着王俊凯的鼻子大喊,“你特码敢动我的人!”

 

“谁动谁你看不见啊?现在受伤坐在这里包扎的人是我,如果不想闹到警察局就给我闭嘴。”王俊凯低头望着正在被包扎的伤口不急不慢的说话,看都没看来人一眼。

 

“莹莹,你先出去吧,放心,没事的,我一会儿就好。”王源抬头看着关莹莹笑了一下,她只好嘟了嘟嘴,不甘心的用力甩手走了出去,气鼓鼓的靠在走廊的墙壁上等王源。

 

“身份证带了吗?”王俊凯面无表情的看着王源,

 

“没带。”王源没看他,不耐烦的从嘴里吐出两个字,

 

“手机。”王俊凯朝着王源伸出了手,王源悻悻的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递给了王俊凯。看着他把自己的手机号输了进去,打通了他自己的手机号然后挂断,打开微信和扣扣统统把自己加了好友。

 

“我和你的事情,没那么简单就结束。王源,很高兴认识你,我是王俊凯。”王俊凯把手机还给王源伸出手要和他握手,王源白了他一眼站起身走了。只剩下王俊凯一个人坐在小小的诊疗室里面若有似无的笑。

 

关莹莹带着人离开了,回去的路上还在一个人走在前面念叨,“源哥,我说你出什么事怎么都不知道打我的电话啊,要不是大化说好像看见你被一个人扯着我还真不知道你出什么事了。我跟你说过了,如果你真的真的要下手就最好找那种个子小小的小女生,你倒好,非要找个比你高比你壮的,这下被人家抓了吧,怪谁呢?不过你眼光是真好,他那一身行头从头到脚都是真的,就他今天那一身就得好几万呢!啧啧啧,那人身材长相都好,我还以为现在有钱人都是花瓶呢,没想到居然能把我源哥都……啊哈哈哈源哥,我这不是说你弱哈,你不要生气,我关莹莹看上的人,怎么可能会弱呢?不过还好他没有报警,不然啊……”王源走在关莹莹身后,听着她叽叽咕咕说个没完,心不在焉的一边拍着虎子像是有了八个月身孕的肚子一边回想着王俊凯。

 

地铁里一开始对视的时候那个羞怯的模样,到后来抓住自己时候竟然有点微弱的开心,最后拿着自己手机加微信时候似乎还有些得逞的模样?

 

王源实在是想不通了,“我和你的事情,没那么简单就结束。”这个人说的话到底什么意思?

 

另一边回到了家的王俊凯躺在床上打电话给跆拳道老师,说自己身体不太舒服,请一天的假,老师没说什么叫他好好休息就挂了电话。

 

王俊凯把手机放在一边,把受伤的左手举到自己眼前,晃着小虎牙笑个不停。

 

“被我抓住了,就别想着跑,王源。”小声自言自语过后的王俊凯翻了个身打开微信,“王源,2000年10月8日生,男,汉族,家庭住址:重庆市巴南区XX街XXX号,身份证号:500XXX20001108XXXX。”

 

王源这边刚和兄弟们坐下来吃着豌杂,就收到了王俊凯刚刚发来暴露自己个人信息的消息,他气得咬牙,“你想干嘛?我都陪你去医院了!要搞事情?!”

 

“不想搞事情,想搞你。”王俊凯邪魅一笑,打了这几个字回了过去。

 

王源收到消息的时候又愣住了,想起了王俊凯拉住他手腕走在前面的样子,害羞的低着头脸红的样子,拿着自己手机得逞笑着的样子。他骂了一句,回了消息,“那得看看你够不够格。”

 

王俊凯没有回消息,他闭着眼睛躺在床上,想着今天和王源的遇见。先是被他一双眼睛勾走了魂,再是被他的脸惊艳到,最后整颗心都跟着他走,一见钟情就是那么奇妙又让人无法拒绝。

 

在王俊凯恍恍惚惚的时候脚步声渐渐靠近,“小凯啊,我听老师说你今天没有去上课,怎么了啊?”女人单手拿着牛奶和试题推开门看了一眼躺在床上无所事事的王俊凯,没有发现他藏在被窝里面受了伤的手,“不想去少去一次也行,懒觉睡够了就起来做题,我这里刚从李老师那里帮你找了两套题,说是今年高考很有可能会出的题型,晚饭之前做好了然后七点家教老师过来给你补课,到时候再让老师给你看看哪里做错了。这是牛奶,赶紧趁热喝了吧啊,待会儿出来吃饭别忘了把杯子带出来。”女人把题目和牛奶放在了书桌上就把门带上离开了。

 

王俊凯看了一眼被关上的门又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试题和牛奶,轻轻叹了一口气起身做题。

 

做题,吃中餐,做题,吃晚餐,补课,洗澡。王俊凯的周末就这样过去了,想放松一下的王俊凯打开了微信,点进了王源的主页想看看他以往发的东西,没想到正好赶上王源刚刚发了一条,

 

“我忍,晚上下班找人搞死你。”配图是今天穿的白色短袖上胸口明显的咖啡渍。王俊凯想也没想一个微信视频拨了过去,王源不知道是手滑还是怎么了竟然秒接了。

 

“你干嘛,我特妈在上班。被发现扣工资!”王源冲着王俊凯又是瞪眼又是龇牙的惹得王俊凯一阵狂笑,

 

王俊凯终于笑停了,“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找我干嘛?找我麻烦啊?”王源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根牙签叼在嘴里,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请你吃宵夜,吃不吃?”王俊凯说出了诱惑的条件,那边立马点头,

 

“吃,有人请吃宵夜怎么不吃?”王源果断挂断然后发了一个定位过去,王俊凯看到了直接拿了钱包钥匙从后门溜了出去。

 

晚上的春风原本微凉但都被王俊凯像小太阳一样的散发的体温全部赶跑了,他满心欢喜,一路走走跑跑到路边打了一辆的士去找他一见钟情的小魔王去了。

 

王俊凯成绩好,性格好,所以最不缺的就是朋友。中午回到家的时候他有能力的朋友就已经把王源的全部消息给王俊凯查到了,王俊凯看着王源的消息心疼又骄傲。

 

心疼他小小年纪没了父母,跟着一个年迈的奶奶生活,没钱给奶奶看病就直接辍学打工给奶奶赚钱治病。

骄傲他就算是这样也能活得好好的,把自己和奶奶都照顾的很好。

 

什么叫做“情人眼里出西施”?王俊凯似乎忘记了他手上的伤口是他的情人今天为了抢劫他而弄伤的。

 

王俊凯到王源打工的咖啡店的时候刚好赶上他下班,他在窗外看着王源把咖啡店的围裙脱了下来,甩了甩上面残留的污渍丢到了抽屉里,随后他低着头走到店长跟前怯弱的向店长伸手要钱,店长指着他说了两句给他一个信封把他赶走了。

 

王源垂着脑袋走出咖啡店,王俊凯叫了他一声,王源抬起头眼光立马就亮了,“哎呀,请吃宵夜的人来了!”

 

王俊凯皱着眉头,看着王源衣服上明显的污渍,想也知道是被客人欺负了。看见王俊凯的王源笑了,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步伐轻快的走向他。

 

“吃宵夜之前我先去一个地方一趟,你呢,就先跟着我吧。”王俊凯就真的跟着王源,在他身后踩着他的影子,不急不慢。王俊凯跟着他进了附近医院的住院部,看着他把信封里的钱全部拿出来交了费,然后轻轻推开病房的门,让王俊凯留在门外,他一个人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没过一会儿就又走了出来。

 

两个人离开了医院,悠然自在的踩着白月光的走在深夜的重庆街头,就像是两个轻松的,没有心事的,自由自在又备受宠爱的少年。

 

“今早是我第一次学人家抢劫,本来是想偷的,但是发现自己好像没那个技术。”王源先是叹了一口气然后一边苦笑一边说,“没想到看出了你是个有钱人却没有看出你有那么两下子。”

 

“怎么办才好呢?你没有偷走我的钱,但是偷走了我的心。”王俊凯扭过头看王源,王源也看他,语气很不友好,

 

“关我屁事啊,神经病,宵夜还吃不吃,不吃我回去了!”

 

表明自己的心意就足够了,惹火了魔王可不是什么好事,王俊凯适可而止,见好就收,迅速把人往街边的夜宵摊领。

 

两个人撸串撸到深夜人家说收摊了才结束,王俊凯说要送王源回家,王源也没有拒绝,就这样慢悠悠的领着王俊凯往家里走去。自从奶奶住院以后王源就一个人住在家里了,三十多平的小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一个老旧的电视和一张木质的旧书桌,都被王源收拾得井井有条。

 

“好了,我家你也看见了,就这样,你要是觉得我伤了你,现在还不解气的话,你看到这里有什么想要带走的,你就带走吧。反正我是没有钱的。”王源站在床边无所谓的挥挥手。

 

王俊凯认真的打量了一下四周,很不满意的撅着嘴巴看着王源,“怎么办呢,这里所有的,都不能入我的眼,唯独一样……”

 

“什么?”

 

“你。”

 

王俊凯话音刚落王源立马就愣住了,原本以为他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话都是为了整他瞎说的,现在看到王俊凯严肃认真的表情他有些不知所措了。王俊凯看王源没反应就直接轻轻抱住了他,王源被王俊凯突然亲密又温柔的动作吓到了,立马推开了他,谁知道重心不稳直接把人带着摔到了床上。

 

“那么主动?”王俊凯双手按住王源的手腕把人压在身下,还没等王源回过神就含住了他的嘴巴轻轻舔吻啃咬起来,王源用力反抗可是到他那里变成没有效果,渐渐地他就放弃了反抗,任由王俊凯对自己上下其手。他心想着,反正也是自己欠他的,他想要就给他好了,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亲到后面他居然开始放松,并且舒服的轻哼,享受王俊凯给他带来奇妙的接吻感受。

 

眼看着裤子都快被人扒下来王源终于清醒了,一边挣扎一边叫唤,“不,不行,不要,不,王俊凯,嗯……我,我才十六岁啊,你个禽兽…神经病…”

 

满头大汗的王俊凯终于停了下来,从王源身上翻了下来,全身无力的倒在床上喘气,久久才说了一句,“对不起。”

 

王源哆哆嗦嗦地逃了出去,站在走廊上脚还在发抖,他靠在走廊的墙上从口袋里掏出了烟和打火机,颤颤巍巍的点火,然后深吸一口,仰着脖子吐着烟圈。

 

王俊凯追出来,看见他没有要走的意思就和他并肩靠着墙,“抽烟不好。”

 

“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你明明都知道干嘛还来招惹我?”王源直视前方,语气平淡。

 

“我就喜欢你,管你什么人。”王俊凯轻轻握住王源垂下来的手,

 

“我没成年你就想搞我,你也不是什么好人。”王源挣开了王俊凯的手,回头看了一眼王俊凯,两个人一起笑了。

 

 

——三年后——

 

“班长,你哥哥来找你来了。”王俊凯听到叫唤瞪了一眼帮他传消息的男同学,走出了教室。

 

“什么哥哥,明明比我小两岁多。”王俊凯见到了来人直接上手,用手掌把王源的头发全部揉乱了然后搂住他的肩膀。

 

“我都工作挣钱了,你还在拿着父母的钱读书,从某种程度来说,我也能算是你哥哥。”王源没好气的把他的手拿开,“晚上去我那里吃饭,我有事和你说。”

 

“不行,我社团晚上还有活动,不能过去,你下班了就早点回家吧,你最近一直忙啊忙的,我们好久都没有……唔……?”王俊凯越说凑越近,王源的手掌直接堵住他嘴巴,“别,你脑子里全是什么垃圾啊,我真的是有正事和你说,你社团完事直接打车过去,你哥我给你报销。”

 

“我脑子里全是你,你说是什么垃圾?”王俊凯贱贱的冲王源笑,王源一个巴掌拍他胸口上,“再瞎说就不是轻轻打了。”

 

“我喜欢你打我,特别爽。”

 

王源受不了王俊凯的不正经,转身走了,走了两步回过头看见王俊凯还站在原地望着自己,他笑了,冲他说,“完事就过去,别忘了!”

 

王俊凯给他比了一个“Ok”,团支书走了出来,“班长,辅导员叫你明天去拿上个学期你的奖学金还有奖状。”

 

王俊凯不以为然的回答,“知道了。”反倒是团支书一个人自言自语,“上个学期的奖学金这个学期才发,学校也真的是做得出来,班长你也真的沉得住气,不过你这种每学年都拿奖学金的一定都习惯了吧。”团支书看着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摇了摇头,“也不知道看些什么,真不懂学霸的世界啊……”

 

晚上社团开会到九点半才肯放人,会长一说解散王俊凯立马像一只脱缰的野马抱着书包飞奔了出去。出校门拦了一辆的士就赶去了王源的火锅店。

 

说是王源的火锅店但其实并不是他的,两年前王源奶奶没受住病魔的折磨还是走了,那天晚上王源抱着奶奶的骨灰消失了,王俊凯找了王源很久还是没找到。后来过了两月他自己来找王俊凯了,不知道他从哪里认识了一个火锅店老板,同意他管着店子,就这么一管管了两年。

 

王俊凯推开火锅店的门,看见王源坐在靠窗的位置,前面躺着一个白色的文件夹,等王俊凯坐了下来他得意的把文件夹推到了王俊凯面前,示意他打开。

 

王俊凯打开了文件夹,看见火锅店所有人的地方写着他俩的名字,他惊讶的看着王源,王源笑着说,“算是给你的生日礼物吧,你下周不是要生日了吗?以后这就是我们的店了,以前总和你开玩笑说长大了要开自己的一家火锅店,现在算是愿望成真了吧?我是老板,你就是老板娘,哈哈哈哈哈哈!”

 

“源源……”王俊凯感动的望着王源,马上被王源捂住了眼睛,“你干嘛这样看我,别搞煽情的这套,最害怕你们读书人突然文绉绉的了。”王源眼里也含着泪花,就是不肯被发现,他眨巴了两下眼睛,

 

“三年前,你说我们之间没有那么简单,不会那么容易就结束,我一直记在心里。现在你想甩掉我这个没文化又坏脾气的人也难了,我知道你爸妈电话,家庭住址,学校,老师,要是你敢搞我还不负责我就让他们都知道你是怎么样的人!不过我量你也不敢。”

 

王俊凯任由着他捂住自己的眼睛说完这些话,然后顺势握住了他的手,“三年前,我说过的,我握住了你的手,就不会轻易放开。你的坏脾气是我宠的,哪天你脾气变好了我还真会不习惯,谁不服就来找我单挑。”

 

两个人脸上无不洋溢着幸福的笑,在不大不小温馨得刚刚好的火锅店里憧憬着彼此的未来。

 

他们的未来,从今天起就是他们要肩并肩手拉手共同走去的了。

 

——END





评论(11)
热度(117)

© 米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