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渣

人山人海里,你不必记得我。

凯源变形记 04



凯源*架空*禁转载


第一章

04 同床第一夜

 

 

王源乐呵呵的收拾好床铺以后出门去探望他的变形小伙伴王俊凯去了,王源看见他还在弯着腰一边把水井的水压上来一边洗脸,撅着屁股的模样有点滑稽,又想起早上自己和他的第一次见面,王俊凯姣好的面容和完美的身材以及他不错的衣品让他看起来宛若一小明星,这一对比,王源“噗哧”笑出了声。

 

 

王源三两步走过去一个巴掌“啪”的打在王俊凯撅起来的屁股蛋儿上,吓得王俊凯差点一头撞上出水口。反应过来他被戏弄了的时候王俊凯扭过脖子瞪了王源一眼,后者还嬉皮笑脸的冲着王俊凯做鬼脸,简直太气人了。

 

 

王俊凯接了一捧水就往王源脸上泼过去,王源一闪身子躲了过去,他的帅脸是保住了但是衣服却湿了一大半。王源哈哈大笑绕过王俊凯到他身后的水井那里压了水就往他身上泼,刚刚还在洗脸的王俊凯还满脸带着水,等他反应过来要躲的时候身上已经被王源浇湿透了。

 

 

“王源!”王俊凯站在原地黑着脸冲着王源吼,那人却还是贱贱的笑着,半点要悔改的样子都没有。

 

 

“我在呢!咋了啊!王俊凯!”王源站在原地腰杆挺直,天不怕地不怕直视着王俊凯,用同样响亮的声音回答了他,那人却是除了睁大眼睛瞪他以外一点主意也没有。

 

 

所谓“贱人自有天收”,王俊凯的毛病估计没多久就要被王源气好了。

 

 

王源看着王俊凯站在原地想打他却不能,恨得牙痒痒的样子只想笑,刚开始没弄清王俊凯是什么样的时候他还有点害怕他会不会出手打人,现在搞清楚他是什么样子之后王源简直肆无忌惮。王源一边笑着一边拿着他的小方巾走过去给他擦脸,王俊凯还是一直瞪着他。

 

 

“哎呀,玩水而已嘛,天气那么热是不是,我这不是担心你中暑,给你降降温嘛~不要生气嘛~源哥给你擦脸啊~”王源大概是因为地板的原因比王俊凯矮那么一点点,他有点费劲的轻轻踮着脚给王俊凯擦脸,一边擦一边观察他的小表情,准备在他出手的时候立马溜。但是王俊凯没有,他只是瞪着瞪着觉得这个距离有点超过了他和人接触的正常距离,想到这里的时候他的脸“唰”的红了,从王源手上抢走了方巾低下头自己擦。

 

 

王源白了他一眼,开始对着摄像头耍滑头,他一边抖着自己后背湿掉一半的衣服一边在摄像头前面晃悠,“哎呀,王俊凯就知道欺负我,我可是比他小一岁的,怎么可以欺负弱小啊!观众你们评评理嘛,现在晚上了衣服湿了好冷的~而且我没带衣服过来,只有这件儿了,好可怜的~”

 

 

那边衣服真正湿的差不多的了王俊凯只是白了王源一眼,然后一阵晚风吹来,没忍住打了个喷嚏,王源看着王俊凯湿答答的模样又开始笑他,一边笑一边拉着他的衣摆把他带进屋子去了。

 

 

王俊凯进屋就开始看着天花板上的蜘蛛网发愣,上面趴着两只蜘蛛还在勤勤恳恳的织着网,简直可以评为年度最佳劳模蜘蛛了。王源看到了王俊凯在看什么,有点不屑的坐在床上,“一只蜘蛛有什么好看的,都不看看我刚刚铺的床,如此整洁如此干净,这可是源哥的人生第一铺!”

 

 

黄誉听到了王源的话把摄像头摇向王源坐着的床铺上,不就是一床被子还乱糟糟的像咸菜一样铺在床上吗?这叫什么意义的铺床?黄誉看着陈敏,陈敏也正好看过来,两个人无声的嘲笑了一下王源铺的床。王俊凯的目光收回来,看了一眼王源铺的床,皱着眉对着陈敏说,“就一张床吗?”

 

 

陈敏拿着摄像头点了点头,王俊凯又问,“那有多余的新的被子吗?”陈敏又拿着摄像机摇了摇头。“我想洗澡。”王俊凯站在原地看向坐在床上很悠闲在抠脚的王源说,王源抬着头指着房间外面的一个小木门,王俊凯拿着换洗的衣服过去了,一打开灯就不知道从哪里飞过来一群小小的小飞虫,就在王俊凯头顶一直绕着飞啊飞啊,王俊凯看了两秒果断把灯关了掉头就走,连洗澡的地方都没看清是啥样。

 

 

走出来的时候看见王源搬着小板凳坐在院子里那个水井前面拿着一个还算干净的红色塑料小水桶打了半桶水准备洗脚。王俊凯立马凑过去指着桶问,“还有吗?”王源微微一笑点着头指着一个黑乎乎的小房间,王俊凯还没走过去就闻到了一股奇妙的臭味,等走进了以后听到了几声性感的“嗷嗷”,是猪圈。王俊凯看着猪圈旁边那个有些褪色的塑料桶,里面还装着看着像是猪食的东西。王俊凯气得额头的青筋直冒,掉头就走回到了王源身边,“王源,你一会儿不闹会死吗!”

 

 

王源小脚丫在清凉的水桶里摇摇晃晃,得意洋洋的抬头看着气呼呼的王俊凯,“你自己问的,我好心好意告诉你了,还冲我发脾气,你这种人早该来变形了。”说完冲着王俊凯做了一个鬼脸,要多幼稚有多幼稚。

 

 

王源洗好脚“啪嗒啪嗒”的趿拉着拖鞋回房间了,剩下一个快气死的王俊凯站在原地,他思考了没多久就果断的打了一桶水把桶里里外外洗干净之后拿着自己的小毛巾浸湿了以后冲着摄像头说“别拍”,然后捞起衣服的衣摆开始擦身体,最后把脚也洗干净以后王俊凯终于心满意足的回房间去了。

 

 

这个时候他们的followpd也没有再跟着了,但是房间的好几个角落还是装着摄像头的,王俊凯看着摄像哥哥没在跟了,回房间关好门就把衣服脱了,王源躺在床上瞪大眼睛,看着这个一进房间关好门就开始脱衣服的人有点惊讶,但是他还是一言不发张大着嘴巴看着王俊凯的后背。王俊凯拿起睡衣换上了,回过头撞上王源惊讶的模样,有点后知后觉的害羞,“我睡觉习惯穿睡衣,不然觉得不舒服,会睡不着。”

 

 

王源还是一脸惊讶的指着离他们最近的那张桌子,桌子的角落固定着一个摄像头还是正在拍摄的状态,然后没脸没皮的说,“王俊凯,你的下面全世界人民都看见了。”王俊凯这才想起来在家里的时候导演说的“24小时拍摄”,原来真的是24小时啊!

 

 

“没事,后期会剪辑的。”他坐在床边准备进被子,王源很自觉的让了一边给他睡,把被子也分给他一半。王源一边让位置一边貌似无心的说,“变形记20多个工作人员全部在后面可以看得见的,他们有一个总控制之类的房间,就相当于我们学校里那种所有的摄像头拍的东西全部在一个房间里面,所以你明天就等于是赤裸裸的了,毕竟人家都看见了。”王俊凯听着王源的话简直要气死,他躺进被子里立马用手捂着王源的嘴巴让他闭嘴,“你不说话能死吗?我刚刚不是还穿着内裤吗,房间那么黑,看得见什么啊!你能不能闭嘴啊!一整天都叨叨叨的,你烦不烦!”

 

 

王源没想到王俊凯会直接上手,他睁着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王俊凯,王俊凯说完以后觉得自己这样有点过分了,一上来就捂着人家嘴巴是有点不太好,毕竟他们也才认识没多久。他直视着王源一双亮亮的大眼睛有些心虚的拿开了,说了一句,“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空气就像凝结了一般,王源眼珠滴溜溜的转着,审视一般看着王俊凯的脸,他们盖着一床被子离的很近,王俊凯被他盯得心里发毛,皱着眉头疑惑的看着他,王源笑了,说,“我以为你不仅仅是洁癖,还有接触障碍呢,我看你今天一天了谁都没碰过。”

 

 

王俊凯转过身用后背面对王源,“那是因为手上有细菌,碰别人不礼貌,所以我也讨厌别人用手碰我,很脏。”

 

 

王源听到王俊凯这样说有些得寸进尺,“那你刚刚还捂我的嘴巴,所谓病从口入,嘴巴多重要啊,你是不是要负责任啊?”

 

 

“谁叫你一直说个不停,还有,你今天也捂我的嘴巴了,所以我们扯平了。”

 

 

“哎!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要不是我救你,你就要被毛毛虫吃掉了!你不谢我就算了,还嫌弃我!”

 

 

“你不救我,我的follow pd也会救我的。”

 

 

王源本来面对着王俊凯的,但是他听了这话很生气,哼了一声转过身背对着王俊凯,“那你下次遇到什么就等着你的follow pd救你吧,我是傻子才会去救你了!”

 

 

王俊凯想了一会儿觉得自己说的没错,但是又怕王源生气,想了半天要不要道歉,终于鼓起勇气要说对不起的时候听见了王源平静的呼吸声从背后传了过来,原来已经睡着了啊。

 

 

上半夜王俊凯还躺得很踏实,虽然没有睡着,但是还是舒服的,下半夜就开始觉得自己浑身都发痒,哪里都难受,就像是有无数只小虫子在啃着他的皮肉的感觉,难受到窒息。但是他又不想吵醒身后的人,只好自己摸着黑起床,拉着一张小板凳到门外坐着了。

 

 

 

值班的工作人员看见他醒来坐在门口立马去把王俊凯的导演和摄像叫醒了,于是他们三个人就这样坐在门口开始了王俊凯的深夜访问,

 

 

“怎么睡不着?”

 

 

“我躺在床上就感觉很难受,感觉床上不干净,有虫子在咬我。”王俊凯很委屈的看着摄像头,

 

 

“那你看你的小伙伴不是睡的很香吗?你怎么就觉得痒睡不着?你有没有想过这可能只是你的心理作用呢?你是不是要试着去暗示一下自己,你也可以像王源一样好好的睡。”

 

 

“你看那个屋子那么破,全部都是蜘蛛网,还有蚂蚁在地上爬,我刚刚没睡着还听见“嘎吱嘎吱”的声音,我怀疑是有老鼠在偷吃东西,还有啊,那个墙都没刷好,万一我睡着睡着掉点什么下来砸到怎么办?我一想到就浑身难受,一点睡意都没有。”王俊凯一边说一边抬手比划,着急又心烦的模样导演看了也觉得有些不舍,但是再不舍这个少年也得去面对,这就是他必须要去经历的事情,不能逃避,所以必须逼着他去面对。

 

 

“人家王源也细皮嫩肉的,为了照顾你的感受直接睡靠墙了,你还嫌弃来嫌弃去的,你到底想怎么样?在这里坐一晚上啊?让导演组拿着几台摄像机陪着你在这里一起坐到天亮?”导演打出了感情牌,把导演组和王源都拿出来让王俊凯从内心上去愧疚,简直可是说是一张王牌了。

 

 

王俊凯屈服在这张王牌之下,垂着脑袋有气无力的长叹了一口气,拖着身子又蹑手蹑脚的进到房间去了。陈敏没有跟过去,只是远远的拍着他,看着他越来越小的身体渐渐模糊,最后那个影子随着他挥了挥手之后关上门彻底消失在夜幕之中。

 

 

早上起床的时候王源精神百倍,王俊凯却顶着浮肿的眼睛苦不堪言。“好饿啊!!!”听着门外鸡鸭狗猪齐声叫唤的声音王源快崩溃了,昨天晚上本来就没吃晚餐,只是在进村之前吃了一点零食,那点零食能撑多久可想而知。连晚餐都没吃的王俊凯连叫唤的力气都没有了,倒在昨晚他嫌弃的不行的床上可怜巴巴的望着举着摄像机的陈敏。

 

 

王源跳下床去翻厨房,结果只在一个破了一个洞的竹篮子里找到了几个土豆,米在哪里都没有翻出来。找食无果的他拿起厨房里一个被火烧得壶体漆黑的水壶去接水去烧水喝去了,正式开始他的第一计划——喝水饱。

 

 

生火又是一个问题,王源鼓捣了半天生了的火都不长久,没过一分钟又灭了,王俊凯看着他一直反反复复做无用功只好过去蹲着和他一起想办法。“化学老师好像说过,火要中空才可以燃,要不试试?”王俊凯用方巾包着手之后拿过王源手里的柴,把它们换了个位置摆成一个架子,中间空着用易点燃的干的甘蔗叶点燃了放进去,烧了几根甘蔗叶以后那几根柴火就跟有生命一样被火点燃了,正在熊熊燃烧。

 

 

王源看着被点燃的柴火立马崇拜的把视线转向王俊凯,“哇塞!厉害了我的哥!”王俊凯笑了笑,“所以上课好好听课,记住老师说的话,也不是全部都是没有用的,我们这不就可以运用在生活里了吗?”

 

 

两个人正在灶台前很有兴致的聊着火的时候外面院子传来了陌生人的声音,两人同时外后一看,立马惊讶的站了起来,冲出门外要一探究竟。




#怕有些蟹圆宝宝不知道我说的压水井的什么样子,什么原理给你们找了一个图,文章里面写到的就是这种水井,可以直接压水上来。





评论(10)
热度(139)

© 米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