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渣

人山人海里,你不必记得我。

凯源变形记 07

凯源*架空*禁转载

 

第一章


07 来了个姐姐

 

第二天清早,王源是被王俊凯擤鼻涕的声音吵醒的,他迷迷糊糊的爬起来,抱着被子呆坐在床上看着王俊凯擤鼻涕,看了两分钟还是不能接受自己那么早就要起来的事实,倒在床上扯过被子盖住头又继续他的回笼觉去了。

 

王俊凯拿着洗漱用品出门到院子的压水井前面洗漱,清晨的五月还是有些凉,更何况他们还是在山上。洗漱完毕以后王俊凯又套了一件薄外套坐在院子里吹风。院子前面摄制组的七八个哥哥姐姐也在陪着他一起吹风。王俊凯穿的一件鹅黄色的帽衫,他把帽子戴上,然后吸了吸鼻子看着摄像机开始吐槽,“昨天晚上,我勉强的睡着了,但是,睡眠特别浅,我也没有盖被子,王源就抱着被子缩到角落里面,我就什么都没盖躺了一晚上。半夜的时候真的要冷死了,我就去箱子翻了一件外套披上了,但是没什么用。早上四五点钟外面的鸡就开始叫了,还有不知道谁家的狗也在叫,一直吵的我睡不着,然后我就起来了。然后,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感冒了。”

 

王俊凯很无奈的摊手,陈敏心想,明明就是你自己死都不要盖那床红牡丹的,所以王源给你被子你也不会盖的啊,感冒怪谁?王俊凯又吸了吸鼻子从兜里掏出纸巾要擤鼻涕,“你离我远儿点,待会儿传染你。”王俊凯看陈敏没有要动的意思就自己站起身走到院子的角落擤鼻涕去了。

 

导演组贴心的给王俊凯送来了感冒药,王俊凯接了过去说了声谢谢,然后走进屋子里开启了自言自语模式,“刚刚导演姐姐给了我一盒药,可是要先吃早餐才可以吃药啊,”王俊凯用手把陈敏的摄像机摇到了床上,王源缩在被子里,连脑袋都没有露出来,“看,王源还在睡,跟只猪一样,”他说完笑了笑,把药放在桌子上走到厨房去了,“所以还得靠自己啊,我身为病人还得给自己还有小伙伴做早餐,回去我妈肯定要对我刮目相看了。”

 

王俊凯淘米下锅,生火煮粥,弄了差不多一小时才煮好,床上那位闻着味下床然后一边走过去一边赞叹,“谁家的宝宝那么勤劳啊,一大早煮粥吃!有我的份吗?”王源双手握拳举到两边下巴轻轻晃两晃做可爱状,王俊凯看着王源无奈的笑了笑,“有有有,去,坐好,我给你盛过来。”

 

王源听话的转身,回头就给摄像一个胜利的“V”,开心的蹦到桌子前面乖乖坐下等着王俊凯给他盛粥。王俊凯端来了粥,和王源一起喝着热粥,脸上写满了幸福。王源喝着粥都堵不住他的嘴,“哎哟喂,你怎么能把白粥煮的那么好吃呢!怎么我煮的饭就糊了,你煮的粥就那么香啊!我墙都不扶,就服你。”王俊凯安静的喝粥,笑着听王源耍嘴皮子,感觉这里的生活也没有那么糟糕。

 

吃完了早餐,吃完了药,他们就迎来了新的问题。昨天爸爸回来交代他们要喂猪和喂鸡,今天看来是逃不掉这个问题了。王俊凯和王源协商一致以后决定,王源去菜地弄红薯藤,王俊凯负责剁碎搅拌,然后王源再负责把它们倒进猪圈给猪吃。喂鸡也是同样的分工。

 

分配好工作以后王源就拿着从厨房找来的有点生锈的大剪刀进到菜园里了,王俊凯就站在菜园外面静静的观摩。王源已经认识红薯藤长什么样了,他拿起剪刀“咔嚓咔嚓”就剪了好几把,然后拖着长长的红薯藤交给了王俊凯,王俊凯手里套着塑料袋很不情愿的把红薯藤接了过来,然后拿到院子里把爸爸昨天剁菜的工具找了出来,坐在小板凳前面双手套着塑料袋认真的剁着猪食,他一边剁一边发牢骚,“王源的工作是不是有点太简单了?”从菜园子里拿着两个大白萝卜出来的王源听到了立马走过去用膝盖踢了一下王俊凯的后背,“你觉得你累我们换过来也行啊,我不介意的。”王俊凯立马笑着说,“没有没有,我觉得这样特别好,不用换!不用!”王源得意的对着摄像机抛了个媚眼,饶了王俊凯,走到水井前面压了一桶水洗萝卜,一边洗一边唱,“小邋遢,真呀真邋遢,邋遢大王就是他,真呀真邋遢~”王俊凯听了没忍住,一直露着小虎牙笑呀笑的,对着摄像吐槽王源,“怎么上初中了还像个小孩儿一样啊,那么幼稚的。”王源在背后一边摇头晃脑洗着萝卜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王俊凯,“你懂什么,这叫做保持童真~”

 

“哎,王俊凯,你在哪个学校啊,我以后去找你玩啊~”

 

“我在三中,不过我回去就快考试了,还是等我考完试我去五中找你吧!”

 

“你去五中可不一定能找到我哦~”

 

“为什么?你逃课吗?”

 

“我不止逃课,我还经常逃课啊!人生那么美好怎么可以只学习?”

 

“你不学习,现在的人生觉得自由了,潇洒了,美好了,以后的人生可能就不会那么美好了。”

 

“王俊凯,你再给我讲道理小心我把你推进菜园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虫子。”本来聊得挺开心的,王俊凯被虫子威胁了就不再出声了,埋头剁着猪食。王源这句本来是开玩笑的话被王俊凯当了真,他有点惭愧的走到了王俊凯身边,把刚刚洗了好久的大白萝卜递了过去,“给你吃。”王俊凯抬起头看着别扭的王源知道他刚刚说的是玩笑话,他有点好笑又有点气,看着王源无奈的摇了摇头笑了,摊手给他看,“我这样怎么吃啊?”王源看着那人一手拿刀一手拿菜确实是没有办法,他把萝卜掰了一半递到了他嘴边,王俊凯就着王源的手啃了一口,满意的点了点头,“嗯,很甜。”王源得意的蹦着走了,坐在树下啃着白萝卜哼着歌,惬意的不行。

 

喂好了猪和鸡,两个无聊的少年又开始了对村子的奇妙探险。他们一路向下来到了一片闲置的稻田里,田里没有种庄稼,土也是干的,上面零零星星长了一些杂草。两个人凑近了不知道商量些什么,然后分开了相视一个坏笑开始在田埂上撒丫子跑,一边跑一边笑。黄誉和陈敏怎么也追不上,还是拿着摄像机努力的跑着想要跟上。两个人跑远了以后停下来,王源夸张得不得了,捧着肚子笑得前俯后仰,王俊凯则是稍微收敛一点,但也笑得很欢,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陈敏跑得快喘不过气,心里怎么都觉得王源好像要把王俊凯给带坏了。

 

洒着温暖阳光的早上,两个人在外面溜达到中午还不愿意回家,但是肚子已经饿得“咕噜噜”叫了。两个处于青春期的男孩子,早餐就吃了两碗白粥又能够撑多久啊?两个人很不情愿的耷拉着脑袋回了家,一个去菜园摘了几个西红柿用水洗干净,一个生火把粥热了一下,然后坐在桌子前面一口西红柿一口粥开始了他们的午餐。午餐刚刚吃饱,碗还没有收就听见了外面的响动,王源这个好奇宝宝又开始了他的探险,他飞快的蹦了出去,看见一个短发的女孩子费劲的拖着一个箱子站在树下嫌弃的扫视着房子满嘴的“握草”。王源看见便大概知晓了,这应该是他们的第三个小伙伴吧,看见了女孩子发现了他,他就顺势走了出去,一边走过去一边做自我介绍,“你好,我也是来变形的,我叫做王源。”他走到女孩跟前很自然的接过她的行李箱,女孩子也很顺便的放开了手,“我叫做谢媛,你看起来好小啊,你多大?”

 

王源对于谢媛这样的评价有点不开心,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来,他回过头看了谢媛一眼,“我今年九月满十五,里面还有一个小伙伴,”王源刚说到这里王俊凯就从屋子里探出个头,王源指着王俊凯说,“就他,他叫做王俊凯,他也是十五。”不想让新来的女孩子觉得自己是小孩的王源的介绍方式有点好笑,但是女孩子聪明得很哪里会被他绕进去,她直接捂着嘴巴对着王源的背影,惊讶的叫道,“我的天,你才十四啊!好小啊!”谢媛冲着站在门边的王俊凯大方的挥挥手,“你们好,我比你们都大,我今年十七了,所以你们以后都要叫我姐姐,叫我谢媛姐姐。”

 

王源背对着谢媛很无奈的冲着王俊凯吐了吐舌头,好像对于这个刚来就以姐姐自居的谢媛没有多大的好感。王源把箱子推到门口,站在门口边上的王俊凯就接了过去帮谢媛扛了进去,然后跟谢媛打了个招呼就拿着脏碗去洗去了。谢媛大大咧咧的坐在床上,王源坐在桌子前面问她,“你吃过午饭了吗?”谢媛打了个饱嗝,撑得直翻白眼,“都快撑死了,刚刚在下面把我的存货吃得干干静静的,可惜了我的牛奶还没喝完,后来实在撑的不行了,我就分给旁边的一个小弟弟了。”

 

王源不知道要说什么了,有点尴尬的他准备站起身去外面找王俊凯,谢媛这个时候就开口了,“哎,你们什么时候来的啊?”王源便又坐了下来,“就前两天。”谢媛把玩着自己外套的拉链,漫不经心的继续问道,“这里有吃的吗?晚上会不会有老鼠或者蟑螂?还有,我今晚住哪里啊?”

 

王源不太善于和女孩子相处,他有点不自然的挠了挠脑袋,“后面有个菜园,有很多菜可以自己摘了炒菜吃,晚上会有老鼠,十二点多的时候会听到它们的声音,蟑螂不知道,你今晚住哪里……我……我也不知道。”

 

黄誉看着有点吞吞吐吐的王源差点笑出声,天不怕地不怕,整个世界都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小魔王王源终于有人可以降住他了。王源有点为难的看向黄誉,黄誉却躲过了她的视线。王源出门找导演姐姐去了,他双手搅在一起,问导演姐姐谢媛晚上要睡哪里,导演姐姐便领着他们去看谢媛的住处去了。

 

“你就先住在奶奶原来住的房间,奶奶腿脚有问题,一时半会儿应该上不了山。”导演姐姐把事情交代完了以后就走了,王源帮谢媛把行李箱搬到了奶奶的房间就去找王俊凯去了。这边洗好了碗的王俊凯正在无聊的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王源凑了过去,小声的嘟囔,“一点都不好玩。”王俊凯睁开了眼睛,望着天花板上那只勤劳的蜘蛛,干巴巴的回应王源,“对啊,一点都不好玩。”

 

黄誉和陈敏看着两个少年前言不搭后语,有点不理解他们的意思,是来了个姐姐比他们大聊不到一起不好玩还是他们两个在一起就好多来了一个人就不好玩?

#想看打工的评论1,想看上学的评论2,想看其他的直接评论内容,欢迎点梗。

  
#怕有些小可爱不知道红薯藤长什么样,我特意去找了一张图,放醋炒很好吃的,农村一般会用来喂猪,因为这个菜不值钱,但我个人还是觉得挺好吃的哈哈哈……





评论(8)
热度(118)

© 米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