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渣

人山人海里,你不必记得我。

凯源变形记 08


凯源*架空*禁转载


第一章


08 你又大又长

 

 

下午王俊凯和王源在家里呆不住跑出去玩去了,谢媛表示与其幼稚的在外面撒欢弄得一身脏还不如在家里睡大觉,于是她盖上被子留给摄像头一个帅气的背影。那边去外面野了的两个人又跑到了之前的那片田埂去了,说要抓野兔子晚上加餐。

 

抓野兔子加餐这种主意用脚指头想也是王源出的主意,王俊凯起先很不屑,站在原地像个监工一样看着王源弯着身子顺着田埂看着底下有没有类似兔子挖出来的小洞。王源看着王俊凯一动不动光站着也不恼,他趾高气昂的站在高处冲着王俊凯嚷,“待会儿我抓到了,吃着烤兔子的时候你可不要流着口水装可怜或者占着你比我高就来和我抢吃的!”

 

没走多久王源就发现了类似兔子扒的小泥洞,他兴奋的示意摄像给洞拉个近景,王俊凯远远的看见了,然后立马踮着脚尖的跑过去围观。王源轻声对着摄像说,“等一下我放一把火把它熏出来,你就躲在这边如果它往你这边跑你就帮我拦住它,往我这边跑你就不用管了,全部交给我。”

 

王源说着就在旁边抓了几把田埂上村民留下来的已经被晒干的干草,他从兜里掏出了打火机把草点燃了就放在洞口的旁边,王源蹲在旁边用手掌把烟扇到了洞里面。王俊凯站在他身后观战,一边看一边忍不住开口,“王源,你这是兔子洞吗?你确定有兔子吗?”就在王俊凯话音刚落的时候从洞口飞快的窜出来一个灰不溜秋的又圆又肥的东西,王俊凯都没看清是什么玩意儿,王源也一样,但是他拔腿就跟着跑过去,跑了两步就“嗷嗷”大叫,“是老鼠!!!啊啊欺骗我感情!”说完就又折了回来,气愤的冲着王俊凯抱怨,“该死的臭老鼠!居然骗我!打个洞那么大,我还以为是兔子它家呢!”

 

这下轮到了王俊凯笑他了,但是王俊凯怕王源那个小祖宗又出什么损招折磨自己,就很收敛的笑了两分钟而已。王源不理会那个一边笑得直不起腰还要坚持跟着自己还一直指着自己的大傻子,把火踩了就去找另一个洞去了,王源运气好,没多久就找到了他的第二个目标,他又一次叫摄像拉近景,然后有鼻子有眼的指着洞口那两根白色的毛。

 

“你看,这个是兔子毛,这绝对是兔子家,不是我就不姓王!”王源又捡来两把干草在洞口点燃,然后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兔子洞等着他的大肥兔子出来。王俊凯这回慢悠悠的靠近,一点不相信王源能等到他的小兔兔。他一边走一边和陈敏聊天,“你说我跟他出来真的跟对了吗?总感觉自己要被他坑的。”

 

“啊!!!!!!!!!!!!!!!!!”随着王源一声快叫破音的“啊”,一只大白兔子从他脚底奔过,冲着王俊凯的方向跑去了,“王俊凯!我的兔子!”王俊凯瞪大眼睛准备拦截谁知道兔子很肥但是却灵活得很,居然从王俊凯手下逃跑了,“快!王俊凯!!追啊啊!!”王源的声音从后面传来,王俊凯立马冲上去,但是没注意脚下那一块高高垒起的土块,被绊了个狗吃屎。

 

这算是被他言灵了吗?

 

王俊凯整个人都不好了,他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看着自己身上挂着满身的土有些不能相信他居然在田里摔了一跤。他嫌弃自己脏了,连把手伸进裤兜拿小方巾的勇气都没有,因为手也是脏的。王源看着王俊凯呆的像个雕塑一样,就怕他下一秒就要哭出声,立马跑过去踮着脚尖拍了拍他沾着草的头发又用手拍了拍他沾着土的脸蛋,然后往下拍了拍他的脏衣服,“没事没事,我们回去洗个澡就好了。”

 

“王源!!!”王俊凯很生气,

 

“啊?没事了没事了,我们可干净了。兔子不抓了啊,我们回去吧,回去了。”王源看王俊凯没有要动的意思就拖着他的手把他往家的方向带。

 

“你的手比我的还脏,你还敢碰我的脸!!全是细菌!!”王俊凯挣脱了王源的手,站在他身后冲他发脾气,

 

“哎哟喂我的大爷啊!”王源真的是要被王俊凯整疯了,他熟练的从王俊凯裤兜里掏出了他消毒过的小方巾放进他手掌,“你自己擦,我不碰你,行了吧!”王源摊着手站在王俊凯面前,好像有点生气也有点无奈。

 

王俊凯拿着有些湿润的方巾,面色有点不自然的擦着脸,王源走到一边蹲在地上拔地上的草,时不时瞄两眼王俊凯,两个人都有种无言的尴尬。

 

回到了家里,谢媛端上来她准备好的晚餐,粥和凉拌萝卜丝。王源洗了手坐在桌子前面准备吃晚餐,王俊凯则是黑着脸拿着衣服洗澡去了。谢媛看着两个人感觉到气氛不太对,出去的时候两个人都笑嘻嘻的,怎么回来了就都一个字都不说,甚至都不看对方一眼。

 

谢媛也不敢问,就只是招呼王源吃,吃饱以后她就回房间去了,剩下王源躺在床上时不时瞄一眼王俊凯的方向,等到他都快睡着的时候王俊凯终于出来了,干干净净,在黄昏之下仿佛自带圣光。

 

“谢媛做了晚餐,挺好吃的,在桌子上,你吃点儿吧。”

 

“嗯。”王俊凯也不看王源,闷声回应了一下就坐到桌子前面吃东西了。王源嘟了嘟嘴,有点委屈。又不是我害你摔倒的,追个兔子嘛,难免有点意外的啊。他抱着衣服去洗澡去了,回来的时候看见王俊凯坐在床尾抱着一本小说看,他也没好意思打扰,毕竟现在这种情况搭话真的有点开不了口。

 

晚上关了灯,他躺在床上,王俊凯靠得很近,他能感受到他的体温,想了半天他终于鼓起了勇气说了一句,“对不起啊,王俊凯,我也不是故意的……”

 

王俊凯本来是背对着王源的,他听到这话就转过身去面对着王源,“我知道不是你的错,我想过了,如果这件事放到任何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子身上都是无比正常的,是我自己不正常,我不应该怪你。”

 

“就是啊,我好委屈啊,我那不是着急你嘛,又不是故意的……”王源立马得寸进尺,但是又还是觉得自己也有错的地方,于是越说越没底气。

 

“没事了,我也要改。”王俊凯有些语重心长的看着王源,王源看着他有点惆怅的样子就想着逗他一逗,反正现在黄誉和陈敏都不在,摄像机在夜间模式也拍不清楚。王源凑近了王俊凯耳边,悄悄咪咪的问他,“我问你啊,你是不是直男啊?”王俊凯有些疑惑,“什么是直男?”王源没想到王俊凯连这个都不懂,不会真的是个小乖乖吧?于是他决定整一下他,“就是,你兴奋的时候会直吗?”王源说着就伸出手往王俊凯下面探去,王俊凯再傻也知道王源问的“直”是什么“直”了,只是没想到他会突然说这个方面的话题,王俊凯有点脸红的把他正在造次的手抓住,不让他乱动,“是男人肯定会直的啊,你别闹了,24小时拍摄呢!”

 

“你都洁癖癌晚期了,我以为那么斯文又爱干净的男孩子都不会是直男的。”王源用另一只手抓住了王俊凯的老二,然后又松开了把手隔着裤子附在上面轻轻的感受着那玩意的大小,长度还有温度,王俊凯被王源撩得难受,拿另一只手抓住了他那只正在做坏事的手,“别乱摸,你能不能老实点儿!”王源贱兮兮的笑着,“你的也没多大嘛,白长个子了,我的可比你的大!”

 

王俊凯白了他一眼,“就你啊,小屁孩,毛都没长齐呢吧!还跟你哥哥我比!”对于王源的蔑视,王俊凯当然不能忍,他直接怼了过去,谁知道王源急了,拉着王俊凯的手就放在他老二上面,“你摸,是不是特大,特长!”

 

隔着两层布料王俊凯还能大概摸出来那玩意儿的形状,说上多大,按照王源这个岁数,也算正常大小,但是为了安抚王源这个小炸毛,他只好笑着说,“嗯,很大,快睡吧,真受不了你。”

 

“哎,你自己弄过吗?”王源收回了手,突然就好奇起来了,调整了睡姿枕着手臂睁着求知的大眼睛问王俊凯,王俊凯家里没有兄弟姐妹,在学校又是班长,身上贴着的标签都是“三好学生”,走到哪里都是一身正气,哪会和人家讨论过这种隐私的话题。

 

月光从窗外透了进来,房间不算黑,能够看见王源的眼睛正亮闪闪的,就像黑空里撒了一把星光。王俊凯看着这样一双好看的眼睛怎么也说不出话,总觉得说什么都会污染了此刻的感觉。

 

他明明看起来纯良得很,怎么会就成了一个半夜开黄腔的小坏蛋了呢?

 

王俊凯没有回答他的话,转过身,说了一句‘好了,快睡吧,导演组明天好像有事要我们去做,估计会很累。晚安了。’

 

“哎,真无聊!这个都不愿意和我分享!”王源觉得没意思了,转过身也背对着王源闭上眼睛找周公去了。

 

第二天清早他们就被导演组的姐姐叫起床了,王源顶着一头乱七八糟的头发坐在床上气鼓鼓的眯着眼睛听导演说话,“从今天起,你们要去镇上的小学上学,需要带一些日常的洗漱用品和一些换洗的衣服,现在就准备一下,半小时后我们就要出发了。”王俊凯理了理自己睡得有点乱的睡衣,乖巧的点了点头。导演姐姐走了以后王俊凯就起床了,站在箱子前面理他要带过去的东西。王源则是又躺了回去,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王源,别赖床了,赶紧起来收拾东西了。”王俊凯把要带的东西装进了书包里,打算就背着书包去。

 

“嗯…………”王源的声音闷闷的传了过来,王俊凯无奈的摇了摇头笑了,他也整理得差不多了,就走了过去,轻轻的掀开了王源的被角,“快点儿了,去得早我们还可以去蹭个食堂的早餐呢~”王源一听到早餐就立马清醒了,从床上蹦下来去洗漱去了。

 

半个小时后,三个少年背着书包,站在了家门前。王源冲着猪圈里面的两头大肥猪招了招手,“行了,你们也别出来送了,好好照顾自己,别瘦了,不然爸爸就该伤心了。”谢媛捂着嘴巴笑了,用手肘戳了戳王俊凯,“哎,王源一直那么逗吗?”

 

王俊凯目光一直追着王源,他笑着看着王源,回答了谢媛,“他是蠢,蠢死了。”谢媛看着王俊凯的目光,意识到这孩子可能要完蛋。心想,那么蠢的王源估计就要把你带偏了吧,现在你很危险好不啦,还好意思说王源蠢呢。“少年,你还是自己好自为之吧!”王俊凯疑惑的回头看谢媛,谁知道她丢下这句话就自己先走了。

 

“什么啊,没头没尾的。”王俊凯看着离开的谢媛自言自语,王源正好跑过来,看见王俊凯的目光一直追着谢媛居然还自言自语起来了。王源心里很疑惑,什么啊,原来不是装的多清高,怎么现在来了一个妹子就跟得失心疯一样,居然还学会了自言自语了?

 

王源没由来的突然有一些不开心。






评论(10)
热度(112)

© 米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