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渣

人山人海里,你不必记得我。

凯源变形记 09


凯源*架空*禁转载



09 鸡腿让给你

 

踏着走了好几次还是让王俊凯觉得难以下脚的山路,三位少年一路上各有心事但是还算是和谐。王源就像个小侦探似的盯着王俊凯,一路沉默的看着王俊凯是不是在偷偷观察谢媛。而谢媛却是在发现王俊凯和王源之间的微妙之后叼着一根草大大咧咧的跟他们讲她的英雄事迹,想以此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得到一点缓解,虽然她并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九岁去学跆拳道,从初中开始就是我们那一片的大姐大,连我爸妈都不敢大声和我说话,不过呢,除了他们啰嗦的时间以外,我还是很爱他们的,因为他们给我钱花啊,我就可以去买很贵的装备。我读高一的时候,他们还不知道我,看我特别吊就想搞我,结果找了一群人在学校后门堵我,我一个人把他们全部干掉了,有三个还被我直接打进了医院,打断了几根肋骨。然后我在高中再也没有人敢招惹我。还有一群学长说要拜我为师,想跟我混。”谢媛单肩背着背包,一路走一路说,一点想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王俊凯看王源不想搭话怕谢媛一个人说会有点尴尬就接了她的话,“你现在跆拳道什么段位?是黑带了吗?”

 

“早就黑带了好吗,这两年也一直代表我们协会去参加比赛,得了好几个第一。”谢媛说着就把自己的外套脱掉了,然后撸起袖子给王俊凯和王源展示她的肌肉,王俊凯“哇”的给她比了一个大拇指,王源也勉强的笑着点了点头,说了句,“厉害厉害”,敷衍意味十足。

 

叽叽喳喳的小魔王今天很反常的安静,王俊凯本来和谢媛并排走的,看见王源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就站在原地等了等他。谢媛则是自己走在前面,把时间和空间全部留给这两个傻子。

 

“你不舒服吗?”王俊凯扭过头看着王源问,“是不是不想去学校?”

 

“没有,不是。”王源简洁利落的回答让王俊凯有点不知所措,原本像个小喇叭一样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扒拉扒拉个不停的他居然第一次那么惜字如金。

 

“你到底怎么了,你直说不行吗?”王俊凯觉得王源比数学老师出的奥数题还难懂,怎么都猜不透他的小脑袋瓜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是不是想家了?”王俊凯只好自己瞎猜,

 

“没有没有,你烦不烦啊,别老来烦我了!”什么啊,难道我还能说因为你和谢媛玩不和我玩我嫉妒了吗?话憋在心里说不出口的王源更加烦躁的加快脚步想摆脱王俊凯。

 

谢媛看着突然跑起来的王源有点疑惑,她回过头去看着王俊凯,看见他也是一脸的迷惑,突然有些无奈。“你怎么他了?”谢媛抱着胸问王俊凯,王俊凯无辜的摇了摇头,“我就问他怎么了,是不是不开心,然后他就跑了。”

 

谢媛笑了,什么啊,两个没谈过恋爱又喜欢互相折磨的小懵懂。跑了一段路开始停下来一边暴走一边喘气的王源心里酸酸的,那个时候的他还不能明白他对于王俊凯这种情绪就是爱情的开始吧,越来越在意他,看见他忽略自己心里就会有些说不出口的失落。

 

黄誉好不容易追上了王源,喘着气问了他一句,“怎么了你,跑什么啊?”王源对着黄誉吐了吐舌头,“我就跑,你能拿我怎么样?”看见黄誉无奈的闭上嘴巴不再和王源说话,王源又突然有点孤单,“有烟吗?给我一根。”黄誉摇摇头,王源直接把手放进他的裤兜里找,“我才不信,在院子角落我可看见过不止一根的烟屁股!”黄誉躲不及,被他摸出了一包开过的烟,只好开口,“你忘记你上次抽烟的教训了吗?”

 

王源记忆突然回到了在小卖部里的那一天,王源为了一根烟和王俊凯大打出手,还不小心把他的脸划破了,现在脸上那条细细的痂还没掉呢,最后自己要离家出走还是他把自己劝回来的。想到这里王源突然就泄气了,把烟又放回了黄誉的口袋,“切,你这烟那么便宜我还不屑抽呢,不符合我的身份。”

 

少年们一路跋涉终于在临近中午的时候到达了学校,到校长室打过招呼又见过了班主任,他们背着书包被领到了五年级的教室里。两个少年白皙的皮肤在这群山区孩子被晒得皮肤黝黑的对比之下更加突出,而谢媛健康的小麦肤色却很好的和他们融为一体。做过了自我介绍之后他们被领到了导演组提前安排好的座位上,王源坐在王俊凯的前面,谢媛坐在王俊凯的旁边。

 

老师嘱咐了一些事情之后少年们就回到了宿舍里,谢媛住在女生宿舍和他们分开了。王俊凯和王源自然被分配到了同一个宿舍。宿舍在二楼,王俊凯走在前面率先推开了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干净整洁的宿舍,其次就是学校宿舍的标准配置——上下铺。

 

王俊凯看着窗边那一铺明显就是被导演组整理过的床铺,回过头问王源,“你想睡上铺还是下铺?”王源走过去踮起脚尖看了看,“上铺。”他把书包放在了他的床铺上,然后很自然的坐在了王俊凯的床铺上,王俊凯张嘴想说什么却是没有说出口,只是在床尾整理着自己的东西,把洗漱用品拿出来放进床底导演组提前准备好的一个蓝色的小洗脸盆里。

 

王源躺在王俊凯的床上无聊的晃着脚,嘴里不知道哼着些什么歌,王俊凯很自然的把王源的行为理解为他在等他,所以他整理好东西就站在床边问王源,“走了没,再晚估计食堂的鸡腿要被抢走了。”

 

“没了就怪你,动作那么慢。”王源嘟囔了一声拉住了王俊凯向他伸来的手,借他的力从床上起来了。一个的默默等待和另一个的默默伸手让他们的关系恢复到了以前。

 

“哎哎,从这里开始比赛,谁赢了就把自己碗里的鸡腿给对方,敢不敢和我比?”王源指着他们身边的一棵树,笑嘻嘻的看着王俊凯,王俊凯搓了搓手掌,放出了狠话,“比跑步我就没输过。”陈敏被王源指定为裁判,在他们旁边负责发号施令,“3,2,1,跑!”王源“唰”得抬脚就跑,速度快得就像是直接飞了出去。王俊凯起跑比王源慢了三秒自然是没追上他,最后赢了的王源碗里堆着两个鸡腿得意地笑着找到了已经吃到一半的谢媛,王俊凯深藏功与名,慢慢的跟在后面,对着摄像说,“其实我是故意让着他,他那么瘦,应该吃多点儿。”

 

谢媛看戏一般看向无所谓的王俊凯,又瞅了瞅得意的王源,心里有点想法。她把自己碗里那个没动过的鸡腿夹到了王俊凯的碗里,“你吃吧,我减肥不吃肉的。”说完就把目光悄悄的转向王源,王源则是看着王俊凯的表情,然后把王俊凯碗里谢媛刚夹过去的鸡腿夹到了自己碗里,“王俊凯有洁癖,不吃人家碰过的东西。”

 

谢媛耸耸肩,“那好吧,我吃好了,先回去午休了。”她站起身拿着自己的餐盘离开了,走了两步回过头看见王源把自己碗里的三个鸡腿绕过了谢媛的那个给王俊凯夹了自己的一个鸡腿。“我筷子还没碰过别的,这个鸡腿给你,我吃三个吃不下。”

 

王俊凯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用筷子把鸡腿戳在上面拿起来啃,“谢了啊。”他只说了三个字,王源便也笑了起来低头和鸡腿做斗争。陈敏和黄誉拿着摄像头很疑惑的对视了一下,并不能理解笑点在哪里。

 

吃饱以后回到了宿舍,宿舍里其他的几个同学和他们聊了几句就开始回到自己的床上去了,王源像只小猴子一样两三下就窜了上去,把手垫在脑袋下面,脚放在空中不停的踢,坐在床下面的王俊凯感受到了晃动,躺在床上用脚把王源的床板顶起来,“王源王源王源王源!”

 

王源感受到了王俊凯的动作只是“哈哈”地笑并没有停下来,“干嘛干嘛干嘛干嘛啊!”

 

“爽不爽?”王俊凯的脚丫子把床板顶了起来,王源自然也被他顶了起来,“爽你妹啊!”王源努力的把床板往下压,“睡我上面不许在床上抠脚,剪指甲,吃零食,每天要记得洗头,对了,你睡觉不流口水吧?”王俊凯开始立他的规矩,宿舍里其他的同学听见了都开始笑着看着王源,奈何小魔王王源怎么可能从了他?“黄誉!拿把指甲刀来“王源!”王俊凯气急败坏的吼他,但是后者并没有一点惧怕,“有本事你就上来打我啊!”王源把头伸下来冲着王俊凯吐了吐舌头。

 

“不理你了。”王俊凯看着幼稚鬼好气又好笑,要跟王源比古灵精怪,还得修炼十年吧?王源还不想睡,一个人在上面又无聊,他把脚丫子伸到了外面晃,“你见过那么白嫩的脚丫子吗你?居然还叫我不要抠脚?你源哥这脚丫,光滑细嫩毫无瑕疵,有什么可以抠的?”

 

王俊凯还真的认真的看了王源的脚丫子,鉴定过后他把脑袋也伸到了床边,看着王源的脸和他聊天,“嗯,是挺白嫩的,我跟你说一个真实的事情,就是我刚上初中啊,就我们宿舍有一个哥们,特别搞笑,他晚上睡不着喜欢抠脚,他就特别喜欢把他抠下来的脚皮包在一张纸巾里面,攒的很多才会拿去丢。然后有一天中午午休的时候不小心就掉了,下铺,哈哈哈,就跟下雪一样,看着他的脚皮哗啦啦往下飘,笑死了,还好我不住在那个哥们下铺,不然我真的是杀了他。”

 

王源听完了在床上笑得只打滚,王俊凯看王源这架势是要把床笑塌了,“好了好了,你动作轻点,待会儿床塌了我可没钱给你赔。”王源的动作有点大,床上飘下来一点细碎的灰尘,王俊凯立马从床上弹了起来,拿着小方巾把自己的床里里外外又擦了一遍。王源知错了立马消停了,“我错了,我不动了。”王源小心翼翼的趴在床铺边上往下看,“要不,我睡下面吧?我在下面怎么闹腾都不会弄到你了。”

 

王俊凯一边清理一边抬头看着有点愧疚的王源,“没事,你不是喜欢上铺吗,就这样吧,别换了,你别老多动症发作就好。”王俊凯收拾好以后站在床边抬手揉了揉王源的脑袋,“好了,别看了,赶紧闭上眼睛睡觉去,下午上课你敢打瞌睡就死定了。”

 

王源用手把王俊凯拨乱的头发整了整,小声嘟囔了一句,“别摸头啊,长不高的,我还小呢。”一边嘟囔一边躺了回去,抱着被子闭上眼睛就睡了。王俊凯也闭上眼睛开始睡午觉。这闹腾过来席卷而来的困顿使两个少年很快就睡着了,不大的男生宿舍里只剩下少年们安静的呼吸声。




评论
热度(117)

© 米渣 | Powered by LOFTER